藏族文化,因其独特的令世人发省的精神价值而被世界所瞩目。藏族的禁忌习俗正是反映其精神文化的一个侧面,从言语、行为、服饰、饮食、起居等多方面,予以广泛内容的约束。藏族人以其执著与坚毅将这种禁忌内化为一种自觉的心理和行为的道德规范或价值观念。
藏族禁忌崇拜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禁忌杀生 
      自古至今,杀生在藏族人看来是非常严重的罪过,是对生命的极大作孽。因此即使人们在为维持基本的生活需求而宰杀牛、羊时,也会通过一定的宗教仪轨赎罪后再进行,不随意伤害任何生命物。对随意伤害生命或侵犯其他生命体安全、生存的做法,被藏族人视作无人性之举而被唾弃。
      如:忌杀一切有生命的动物(自然也包括人)。大到凶猛的野生动物,小到一只小蚂蚁、小虫,天上飞的、地上爬的,凡是生命物禁忌捕杀。
      忌捕捉、惊扰任何飞禽,忌捣毁鸟窝,忌驱打飞鸟,忌食任何禽肉和禽蛋。忌食爪类动物,如各种鸟类、鸡类、猫、狗等。忌吃奇蹄动物,如马、驴、骡等。忌食任何水中动物,如鱼、虾、蟹、蛙等,它们被视为“鲁”神的范畴,自然就不能触犯。忌食蛇、蟒等爬行动物或软体动物。
藏族神山禁忌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最为忌讳的是捕杀神鸟、神兽。如放生的牛、羊、马,不得驱赶、不得使役、任其自由往还,更不能宰杀,还有熊、虎等;鹫鹰在藏族人认为是神鸟,严禁捕打、捕杀。
      忌驱赶、打骂寺院周围的各种狗,它们也从不伤人;也忌打牧民的狗和马,狗在藏族人心中是自己忠实的伙伴,是家园、牛羊的守护者,因此最忌讳对狗使以无礼的鞭斥,更不能伤害它,别说是吃狗肉;对马亦爱之深切,即便主人挨饿受冻,也要存食保暖于马。
      忌在重大宗教活动期杀生害命,也忌在初八、十五、三十日杀生;禁忌“抓娘乃”时骑牲畜等。随着社会的发展,上述禁忌,在不同人群、不同地域(如年轻人和老年人、都市和乡村),在认知和执行程度上有所差异。尽管如此,流传下来的一些基本禁忌习俗,仍然被传承着、遵守着,人们仍以自觉的行为方式限制着个人的私欲,以平等与仁爱之心保护着能保护的所有生命。虽然,许多禁忌与宗教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辨证地看,禁忌的另一面透视出藏族人对待生命的观念,体现了一种与自然和平共处的基本思想,这在一定程度上也维护了其他生命与人类共生存的权利。
 
藏族山房禁忌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忌对神山等的触动 
      忌随意登神山,更忌讳在神山上狩猎、采集、挖掘、砍伐、喧嚣,以及摘拿神山上的花、草、木、石、土等任何东西;严禁砍伐、挖掘、带走寺院周围的一草一木、一石一土等任何东西。
忌乱挖乱砍
      忌随意动土。在牧区,忌乱挖草山、草地,以避免伤及草原;在农区,即使动土地,也要事先祈祷土地神后再动土;忌随意乱挖、乱扔、焚烧不洁、异味之物于田地;忌随意砍伐林木。
忌触动神湖神水等
       忌在神湖神水洗涤、游泳。忌讳将血污倒进神湖、泉水、河流中;忌在河、湖、泉水的周围或往里置污秽物、大小便、吐痰、擤鼻涕等。忌乱挖河湖,尤其是泉水。忌在神湖打鱼摸虾等。这些从高山到平地、森林到江湖、植物到动物,从一石一土到一草一木,对自然物种的广泛禁忌,从生态学的角度看,蕴含有一定的环保意识,透示着可持续发展的深远思想。
      藏民族对生命与自然物种的禁忌,显然对青藏高原这个世界屋脊的生态环境予以了相当程度的保护。正是他们自觉的这种行为或观念的千年传承,才使其他生命享受着平等的对待、博爱的眷顾、自由的生活。虽然,许多禁忌与宗教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辨证地看,禁忌的另一面透视出藏族人对待生命的观念,体现了一种与自然和平共处的基本思想,这在一定程度上也维护了其他生命与人类共生存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