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光艺人才智现场表演圆光格萨尔史诗说唱
 

现场展示了根据圆光显现的图示制作格萨尔王妃的服装
 

来自青海的五位画师根据圆光图像的独特特征,绘制出前所未见的新格萨尔故事

        12月23日,“圆光中的《格萨尔》史诗艺术展暨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开幕。展览由全国《格萨(斯)尔》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青海省《格萨尔》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青海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国家社科基金重大委托项目“《格萨尔》抢救、保护与研究”课题组联合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青海省、四川省的有关领导和来自北京、四川、青海、甘肃、内蒙古的格萨尔研究专家出席了开幕式。
         开幕式现场,圆光艺人才智表演了圆光格萨尔史诗说唱,22套根据圆光显现的图示制作的服装,包括18套格萨尔王妃的服装,这些服装经由专业模特和少数民族姑娘现场走秀展示呈现给观众。
展览的画作共约120幅,是来自青海的5位画师次成尼玛、孙文彬等人,根据才智在圆光中看到的景象,历时三年绘制而成,分为格萨尔故事、主要人物、兵器、家庭用具和服饰等五个部分。
下午,来自北京、四川、青海、甘肃、内蒙古的格萨尔研究专家针对格萨(斯)尔史诗和圆光说唱方式召开了学术研讨会。
        《格萨尔》是世界最长的史诗,是关于藏族古代英雄格萨尔神圣业绩的宏大叙事,是人类口头艺术的杰出代表。它不仅是藏民族族群记忆、民间习俗,本土知识、宗教信仰的重要载体,也是藏族传统文化原创活力的灵感源泉。除藏族之外,目前它还流传在我国的蒙古族、土族、裕固族等其他民族中。因此,它又是中国族群文化多样性和人类文化创造力的生动见证。由于它在人类集体记忆和文化传承力方面的特殊意义,以及它所包含的原始文化基因对人类原初文明生命力的延续等所具有的特殊价值,2006年被列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2009年被列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我国的格萨尔的抢救、保护工作是从五十年代开始的。近半个世纪以来,我们从艺人、文本、格萨尔的文化语境等三个方面入手在格萨尔的抢救、保护和研究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形成了以社区为基础、学界为智库、政府为后盾的三方合力,以多重实践及其互动模式,切实推进格萨尔史诗传统的代际传承和社区能力建设,形成了可持续性发展的潜力。
        作为史诗的活态载体,艺人在保护和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中有着重要作用。圆光格萨尔是格萨尔众多艺人类型中的一种,且是一种极为重要而特殊的传承方式。青海果洛籍艺人才智是圆光格萨尔最具代表性的传承人。自2009年起,中国社科院民族文学所和“全国格办”的研究人员会同果洛州政府,以国家社科基金重大委托项目“格萨(斯)尔的抢救、保护与研究”为依托,对果洛格萨尔艺人进行了全面的普查和调研工作,将才智列入重要的研究对象之一,进行了长期的跟踪调研,对他的圆光格萨尔说唱现象及其文本、技艺等做了访谈、分析和研究,取得了一系列的成果,这里展出的即是其中的一部分。
        此次展览打破过去格萨尔史诗说唱只有艺人现场演唱的一种表现方式,综合采用了现场表演、服装走秀、绘画展览、实物展览和数字新媒体展示等手段,是一种创新的展览方式。
        圆光艺人分为眼圆光和心圆光两种。前者依照本尊神的启示,通过看圆光镜,按仪轨获得神力,在铜镜上涂上贵金属或珍贵矿物原料,念诵密咒,方才获得圆光目(双眼或者单眼)也有人可以从清水、湖面以及姆指的指甲上涂上反光的东西,令指甲发亮,观指甲而说唱或占卜。心圆光大概是依靠悟性技能来获得信息。
        才智认为圆光师的眼睛从外观上看与众不同,是"三眼皮",所以从眼睛就可以大致判断出谁具有圆光的能力和本领。他认为,他的眼睛结构与常人的眼睛是不一样的,他的眼睛结构类似于鸟类的眼睛, 因此,可以看到普通人所观察不感到的微观世界,他所说唱的《格萨尔》故事都是用他那独特的双眼从铜镜中观察到的。
        在历史上,藏区曾经出现过一些圆光师, 奥地利的内贝斯基在1956年发表的《西藏的神灵和鬼怪》中曾介绍了藏区一例小男孩圆光的情况:把一幅《格萨尔》像挂在桌前,桌上放着镜子和箭,箭用五色彩带装饰,小男孩通神后,即可从镜中看到图像,说唱出《格萨尔王传》。石泰安在噶伦堡见到过一位叫桑姆塔的艺人,他一出生便会说唱《格萨尔王传》,因为他是《格萨尔》的18大将中一位大将的转世,同时他还可以通过铜镜圆光看见未知事物。
        据全国《格萨尔》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统计结果表明,在目前的近100位《格萨尔》艺人中,才智是藏区仅有的几位《格萨尔》圆光艺人中的一位。他出生在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久治县的一个牧民家中。7岁起,他在久治县索日乡民办学校学习。从13岁时起,还接受了系统的藏传佛教的传统教育。21岁时,在桑丹拉姆和噶玛加杨尊者门下得闻圆光秘法,并开示了圆光,自此他从圆光中看到了岭国格萨尔时代的各种生活场景和故事情境,开始以圆光方法说唱格萨尔史诗,至今已经说唱了数部。国家社科基金重大委托项目“《格萨尔》抢救、保护与研究”课题组已经录制了才智说唱的格萨尔史诗录音六十余小时。
来自青海的五位画师根据圆光图像的独特特征,综合使用了传统唐卡绘画技法、油画技法和工笔画技法,绘制出前所未见的新格萨尔故事表现方式,打破了传统关于格萨尔绘画只有传统唐卡绘画的唯一表现方式,是文化多样性和藏族艺术活态传承的生动例证。展览的画作打破了传统的唐卡画法,综合运用了唐卡画、油画、工笔画的画法呈现出前所未有的新格萨尔故事画法。
        12月23日上午,青海果洛《格萨尔》艺人成果展——园光中的《格萨尔》史诗艺术在北京西藏大厦开幕。此次成果展上展出画作120幅,内容主要是格萨尔时期的生活器物、军事名将、格萨尔王的成长图鉴等。
        《格萨尔》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格萨尔从诞生之日起,就开始为民除害,造福百姓。5岁时,格萨尔与母亲移居黄河之畔,8岁时,岭部落也迁移至此。12岁,格萨尔在部落的赛马大会上取得胜利,并获得王位,同时娶森姜珠牡为妃。从此,格萨尔开始施展天威,东讨西伐,征战四方,战胜了霍尔国的白帐王、姜国的萨丹王、门域的辛赤王、大食的诺尔王、卡切松耳石的赤丹王、祝古的托桂王等,先后降伏了几十个“宗”(藏族古代的部落和小帮国家)在降伏了人间妖魔之后,格萨尔功德圆满,与母亲郭萨、王妃森姜珠牡等一同返回天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