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云大评刊”论坛公布改革开放40年云南40部小说排行榜,分别推出李乔的《破晓的山野》(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年1月出版)等长篇小说10部,苏策的《寻找包璞丽》(《中国作家》1992年第1期)等中篇小说20部和张长的《空谷兰》(《解放军文艺》1979年第12期)等短篇小说10部。

       其中,藏族作家丹增的中篇小说《江贡》(《十月》2010年第2期),央金拉姆的短篇小说《风之末端》(《边疆文学》2008年第10期)和此称的短篇小说《没时间谈论太阳》(《大家》2015年第2期)位列其中。

       《江贡》发表于《十月》2010年第2期,曾获“2011年《百家》小说奖”、“2012年《小说选刊》双年奖”等奖项。

丹增

       中篇小说《江贡》讲述了牧羊少年阿措成长为活佛的故事。既有慈悲之心,又有超群智慧的大活佛达普,引领阿措走上修行学佛,普度众生的庄严圣途。作家的叙述朴素、沉静、舒缓,细致入微地刻画日常生活中达普活佛言传身教引领阿措成长,俗世生活有了宗教的情怀。读者看到了一颗凡俗之心如何坚韧顽强消除杂念,变为一盏清澈明亮的人生之灯,照亮雪域高原。作家以悲悯之心俯看大地,又感同身受血肉相依与众生相融,平静地写出人生之苦,把为人承担苦痛作为通往圣途的修行。作家还以清澈的目光仰望天空,在神鹰飞翔的天空追寻精神引领世间的希望,赞美天空向人间洒下的甘露,那就是博大的胸怀,超群的智慧,以及悲悯之心,拥有它,苍莽的荒原就会变成春天的草原。这部小说是云南文学小说创作的重要收获。——宋家宏

央金拉姆

       作家站在今天的立场去观照自己民族的、家族的命运,流淌在血液中的民族特色扑面而来,女性主义蕴含其间,民族文化与现代观念的融合,使小说产生了别样的风采。她不是从观念出发去建构人物表达观念,而是以自然的书写呈现文化的特征,情感与观念隐藏在字里行间。三代女人的情感与命运置于不同的时空,而又交织在一起,小说的结构呈现出复杂多变的状态,云南藏地小说引入了先锋小说的意味。《风之末端》曾获2008年度“边疆文学奖”。——宋家宏

此称

       发表在《大家》杂志的《没时间谈论太阳》,曾入围“查姆杯先锋小说奖”。这篇小说完全淡化了故事情节,而强调“叙述”。整个叙述非常结实、饱满、紧凑,处处是鲜活而生动的细节。他没有以展示藏地风情、民族风俗来为自己的小说获得读者,他写早已让人司空见惯的生活场景和细节。两个年轻的藏族男人从上山砍柴到归来的历程构成了小说的全部情节,他们散漫而有意味的聊天,平静、普通,看得不太清楚的人物,却处处是趣味、机智、风韵,简单而又丰富,生活的平乏和枯燥令人无可奈何。它可以归为“极简主义”的作品,让人想起海明威,也想起了汪曾祺。此称的小说为云南小说奉献出了另一种先锋小说的样式,淡化情节、人物、主题,却写得日常、朴素、明了、简洁而有意味。——宋家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