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藏药生产都使用现代化设备,纯手工作坊式生产已成历史,但制剂配方依然保持拉卜楞寺医学院古老传统秘方。”甘肃夏河县藏医院制剂师完玛甲日前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介绍,目前,甘南藏医药产业已初步形成集藏医药科研、医疗、药品生产、藏药制剂和藏医药教学于一体的产业架构。
 
   藏医药在甘南藏族自治州发展已有一千多年历史,中国第一家藏医药科研机构就在此成立。藏传佛教寺院是藏医药民间传承和发展的一个主渠道,甘南120多家寺院中,有30多家从事藏药制剂的配制和使用,目前越来越多的寺院拥有自己的制药厂,也有寺院僧医在当地公立医院就职,拉卜楞寺医学院“秘方”逐渐流传民间。
 
     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拉卜楞寺医学院制药厂,药厂设在寺院中,所有药物炮制、解毒、加工生产在这里进行。院内老僧人告诉记者,制药人员全部是僧人,每年农历六月开始到附近的大理加山和太子山采集各种花草和果实,并按照药物的六味、八性、十七功效进行配药。
 
     据悉,拉卜楞寺医学院研制的“洁白丸”、“九味沉香散”、“九味牛黄散”已列入国家药典;另外还有十八种成药单方被列入西北五省区地区成药,并行销全国。
 
     成立于1978年的夏河县藏医院是当地公立医院,以传承藏医特色优势为主,并培养藏医药人才。该院年门诊量达4万余人次,院内藏药制剂品种达300余种。2014年,生产广为人知的藏药“洁白丸”2万斤,年收入达270万元人民币。
 
     记者穿过六扇门进入夏河县藏医院标准化制药车间,看到无菌处理、脱外包、炮制、混合搅拌、制丸等18种工序依次分开,除过前期炮制外,全部运用机械设备,有医生正在将药材粉碎成粉末状。
 
     完玛甲告诉记者,保持古老传统的同时,当地藏医药与现代生产工艺和技术接轨,在官方扶持和药监部门的规范下,当地藏药生产企业实现现代化。“老配方,而制作工艺利用现代技术,符合藏医药的发展,且规模化生产后,将会使更多的患病受益。”他说。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令诸多德高望重的藏医师担忧的是,目前,藏医药种植研究远远落后于开发的速度。“许多药用广泛的藏药材成为濒危药材,有的已经绝种。”
 
     据了解,甘南州中藏医药服务网络已覆盖了所有公立医疗卫生机构,县级以上综合医院门诊已设立8个中藏医科和中藏药房;住院部设立不少于总床位数5%的中藏医病床。此外,还在藏区36个乡镇卫生院和两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设置了特色中藏医科和中藏药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