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佛教众多的心咒里,古往今来,流传和唱诵最多的最多最广泛,大约是六字真言和绿度母心咒位居榜首,百字明和财神咒紧随其后,跟其他心咒相比,大约是绿度母心咒的快乐感,对人心的能量加持,最为特别。

       田园舞曲风

       婧涵-绿度母心咒(点击聆听)

       这一曲绿度母心咒,是我们听惯了低回沉重的念咒风格后,比较另类的唱法,旋律极度简单循环,全部就两个乐句,加一两句变化,节奏上更像是舞曲,田园圆舞曲的节奏。前面快节奏,后面慢节奏,听起来让人想跳舞,手拉手转圈跳舞,在舞蹈里完成心咒念唱,也是一种方便。

       与雪山的对吟

       耷·琼培 - 绿度母心咒 (点击聆听)

       一举腔,辽阔的声音就把人带到雪山与草原之间的开阔境界,主旋律好像是歌者与雪山的对唱,歌者看雪山圣洁威武,犹如雪山看歌者灵动欢喜,副旋律轻盈有画面感,好似一只仓央嘉措的白鸽,飞翔在山与山、山与人之间。

       歌者一定是度母法的修行者,没有饱满的感情,很难撑起这宏达的唱腔,因为,这样的佛唱需要强大的能量,没有这个能量,不能唱出这个洪亮;就像一匹骏马,没有力量,不能跑到千里之外。

       汉传歌者的领悟

       齐豫-绿度母心咒(点击聆听)

       在汉地歌手里,台湾的齐豫的歌唱,揭开了度母和观音菩萨关系的秘密,绿度母对于汉族来讲,就是观世音菩萨,藏传佛教仪轨里说,绿度母是观音菩萨的眼泪化身,观音菩萨右眼的眼泪变现出绿度母,合掌恭敬向观音菩萨说道:“菩萨,您不要担心,我等誓度一切流转生死苦海的众生,为菩萨分担救度众生的悲愿。”因此,度母是观音悲泪的化身。

       观世音菩萨在藏传佛教体系里,化身21个度母,甚至化身500度母。而在汉地,她就是一个整体,就一个观世音菩萨,虽然传说她也幻化多个菩萨形象救苦救难,但佛像的观想就观音大士的形象。

       这是藏汉两地信仰的行为习惯差别,藏地更精细,讲究信仰和功德更细致,更精准修炼,汉地人太忙了,忙票子房子和车子,朝代更替的时候忙抓住“瓢把子”,在自己的灵魂修炼上师粗疏的,不需那么细致,就依赖一位观世音菩萨,把藏地需要的21度母的能力,大包大揽了。

       这个差别令我们发现一个现象,现代汉地人们要修更加精准系统的佛法,不是在汉地听那些天马行空,又急功近利的说法,而是不远千里,去藏地找老师,修上师瑜伽,把心咒、仪轨、断法系统地修习。因为,明白人知道,吹牛是虚妄的,而生死轮回,是因果不爽的。

       谦卑祈福

       印能法师 - 绿度母心咒(点击聆听)

       山谷为什么比山顶更能长出大树开出鲜花,因为谦卑;女性为什么比男性更快乐,因为谦卑;有信仰的比没信仰的为什么更喜悦,因为谦卑;印能法师的谦卑在旋律里。

       在人与神之间的吟唱

       琼英卓玛-绿度母心咒(点击聆听)

      尼泊尔神尼琼英卓玛有多个版本吟唱《绿度母心咒》,一个较长的版本,长达十一分半钟,除了她天然的嘉陵仙音之美,听这一加长版心咒,可以看见琼英卓玛是跪在绿度母像前的祈祷和祝福,这是一个双向的能量流动场景,她一方面以慈悲心,为众生祈祷,祈求绿度母给众生以加持。或延长生命,或增加福德,或解脱困苦;另一方面,我们也感受得到神尼向绿度母的回向,好似把自己的感应,向绿度母一一汇报,人间苦难、修习度母法的欢喜,给度母也就是母亲一样的人物,做倾诉,这种倾诉好比度母功德功德的表扬,又是对绿度母的赞美,祈福与赞美,互助与回向。听这个曲子最好是宗教环境里,人与绿度母的感应更加深切。

       跟这一曲宗教性浓烈的吟唱相比,她的一个另一个短版的心咒,只有三分四十八秒,风格则大相径庭。

       琼英卓玛以自己的天才级别的佛唱能力,很早就用音乐募集善款,在尼泊尔开办阿尼度母学校,专收女尼,教育其获得更多修行高层次佛法的机会。完成上师和她的夙愿。我曾经看到过她带领一群孩子在喜马拉雅南麓草地上歌舞的画面,这一首短曲子,更有生活的轻快感,平和舒缓,没有翻越山顶的高亢也没有跌落谷底的苦涩,喜悦的心灵赞美的田园生活画面,从歌声里飞逸出来,此时的歌者,已经不是简单的歌者,是浅浅的度母化身,撒播给学子们的,满是慈悲和爱抚。

       听这些美妙心咒。尽量观想一尊精美的绿度母佛像。

多识仁波切校勘、开示和加持

世上最新版绿度母佛像

       有多识仁波切校勘、开示和加持的世上最新版绿度母佛像情况,请阅读《遇见,多识仁波切心中的绿度母》

预先请走她,请识别以下二维码联系

        识别二维码,分享其他人的感应,请阅读《相同的热泪,不同的人们》

阅读原文